亲和创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6|回复: 0

我的家族史 - 第二章 史海钩沉之宁波石碶东杨村(续)

  [复制链接]

46

主题

46

帖子

41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13
发表于 2017-12-8 08:4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易子 于 2017-12-9 23:01 编辑

        梦里,一个小朋友牵着父亲的手,沿着一条河岸走到一座小桥,过了小桥,那里有父亲工作的单位。迷糊中,感觉天亮了,醒来,原来是父亲的房间亮着灯。
        “你怎么也醒了,才5点不到,我每天都这么早起来,去外面走走。”说完,父亲关灯,开门,又听到关门和推上防盗门声。外面的清晨蒙蒙的昏暗,还有一点冷冷的宁静。
        想起父亲每次到宁波,总是要一个人去石碶,具体去了那些地方,他没有多说过,但是他反复强调一定要去石碶看看的话和没有让我陪他一起去,此时,我突然疑惑起来。
        父亲好像说过,他出生在石碶而不是宁波,而他的父亲在他小时候说是从东杨村出来的。以前从没有在意过,听了而已,怎么现在会想起来呢?好生奇怪。 懒懒的躺在床上,任脑海翻腾,渐渐有点灵感了。对出生地的那种情感,记得曾写过一篇小文字,会不会父亲有同感呢?毕竟那是属于他的感受,不知该不该问问。
        父亲早起的习惯并没遗传给我,不知为什么,我的生物钟就是喜欢睡懒觉,说起来惭愧,不过懒懒的躺在床上,脑子和眼睛却没闲着,这不,在自己的QQ空间搜到了这一篇文字。
    《出生地情结》
         2008.8.5
         “没有人可以选择自己的母亲”,这是一句名言。
         “没有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出生地”,这句话很多人会疑惑。
        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出生地情结。我还自以为是的相信,出生地情结轻重是与出生地与目前生活地的远近有关。
        我是未懂事便离开自己的出生地的一个人。有点懂事的时候,父母就开心的讲我出生在“石河子”。当时住在乌鲁木齐。因为弟弟出生在“乌鲁木齐”,冬天冷,每家每户会生煤炉取暖,我取笑他生在“炉子”里。他反唇相讥,说我是生在“盒子”里,还是石头做的盒子。
       参加工作一年后,借调到设计所工作。接手的产品是用于篮球场的大型数字电子计分牌。一个月过去,基本掌握。有一天,领导问到:“你去过新疆吗”。当然。他和蔼地询问我是否愿意去新疆出差。我很紧张、激动,不知所措。
        真有这样的好机会吗?而且出差地点竟然是石河子。不由得竟然答应了。
        从宝鸡到乌鲁木齐没有直发火车,因此卧铺票肯定买不到,也没有座位。遥远的两天两夜。
傍晚上车。八月的夕阳格外清新,滚动的车轮有节奏地撞击激动的心,凉爽的风吹拂掉了燥热和拥挤。
       “你到那里,别站在这里。”女乘务员一边对我说,一边困难地打开乘务室的门进去。
       “我去乌鲁木齐出差。没想到又可以回去看看了!”我略显兴奋,感叹到。
        她诧异地回头看了一眼。“你去过新疆?”
        “我家是铁一局的,修完兰新线调到了西安,听我父亲讲他差一点留在乌鲁木齐铁路局。”
        也许是铁路子弟的缘故,我对乘火车有种天生的亲切感。
        车到天水,车外已是夜幕笼罩。车厢里的人们已是疲惫难耐,昏昏欲睡。
        车窗外时而流过的灯火显得活泼,顽皮。伴我沉浸在快乐童年的遐想中。
        “我要换班了”忙碌一天的乘务员疲惫地对我说,“你到7号车厢去补卧铺票吧。”她关心地甜甜一笑。
        真不敢相信!
        第二天醒来时太阳也是刚刚爬起。伸展一下懒洋洋的身体,从窗外望去,只见火车头冒着白烟牵引着十三节车厢蜿蜒穿行在茫茫戈壁。
        又一天的下午5点,终于到达乌鲁木齐,随着人流激动不已的走到出站口,车站广场熙熙攘攘。石河子体委专门派人来接。
吉普车在辽阔的戈壁上颠簸行驶,夕阳映红天边,汽车仿佛在追逐着西落的太阳。下午九点多,当太阳西下,天边一片彩虹,我们到达了石河子-我的出生地。
        在体委招待所,主人已安排好一桌美食。体委主任招呼我坐下:“小杨,听说你是石河子出生的啊!”他接着说:“这次全疆青年篮球赛是第一次在石河子举行,就是因为我们的篮球体育场是第一个安装了大屏幕电子记分牌,所以你要把它搞好,保障比赛进行,也是为故乡做贡献啊。”
        信任,压力,无微不至的关心会激发出一定的动力。连续两天从早上九点到晚上十二点辛勤的工作,终于把记分牌调试好了。因比计划提前,体委主任特别高兴,专门安排了一场比赛。晚上,篮球体育场灯火通明,人们纷纷涌进来。比赛非常激烈,观众情绪高涨,习习凉风下,整个球场像过节一样热闹。此时,融合在其中是别样的开心和自豪。
        在等待正式比赛的几天里,我到石河子这个城市里走了走,去找寻自己依稀梦想的家。他虽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大和美丽。但是我不论走在那里,我都会朦胧地感受到这里是从未有的熟悉。那片房屋,那排白杨树,那座传出朗朗读书声的学校,那辆哄哄作响的公交车。现在,我是真的在石河子啊!
        在北方出生,在北方长大,在北方读书和工作。现在到南方生活也有数年,普通话也讲,南方话也学着讲。自然话里就南北混杂。北方朋友不相信我这个南方人会讲这么好的普通话,南方朋友说:“宁波话你都不会讲,怎么是宁波人啊”,不承认我是宁波人。索性直言自己是新疆人,他们吃惊。就告诉他们我出生在新疆石河子,应该算新疆人吧。大家都会会心的笑笑,感叹说“从新疆到宁波,那可不容易啊”。
        我相信,美国制定出生在美国即可入美国国籍的法规一定与出生地情结有关。
        对于远离出生地的人来讲,特别是身处异国他乡的人来讲。出生地是一个梦,一个情可归属,一个带着我们父辈自豪,一个永远魂牵梦绕的故乡。     (结束)
        这时,梦里的那条河清晰起来,是和平渠。
        父亲还没回来,他会帮我整理破碎的梦境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Qinheck ( 浙ICP备17051097号

GMT+8, 2018-11-16 03:52 , Processed in 0.02340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