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和创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1|回复: 0

我的家族史 - 第二章 史海钩沉之宁波石碶东杨村

  [复制链接]

46

主题

46

帖子

41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13
发表于 2017-12-7 10: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易子 于 2017-12-8 15:02 编辑

        人生对童年有三个认识过程,一个是自我感知,一个是初为人父母,一个是有机会再体验。
        在这三个过程中,第一次,认知,第二次,亲历,第三次,回味。
        假如,我们有命,有第四次,那是我们命里的造化。
        感谢上苍赋予我们此等恩典,经历一而再,感悟再而三,感恩再三再四。
        致四世同堂的曾祖父母。
        父亲的记忆力超乎我的想象。他可能会一转身忘记刚才说过的话,他会自嘲说:“不服老不行,现在记忆力一天不如一天。”我会附和,但是一旦他又聊起他曾经经历的事情,特别是他小时候的事情,我有空心情好的时候会洗耳恭听,可是一旦心里有闲杂琐事,时而会不自然流露出心不在焉。起初,尽量掩饰这种情绪,慢慢地,再次被他看出来。
        他没像以往那样责怪我,我赶忙解释有事要处理缓解下自己。父亲说:“要善于听别人说话。”我心里想:“老爸,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
        父亲看出我的心思:“在父亲面前,你长多大也是孩子。”我还能说什么,有时候,孝顺也是磨砺出来的。
        父亲拿出他的记事本,上面记着几个地名,石碶后仓,打开百度地图,找到那里,父亲很高兴,只夸现在智能手机真好。
        父亲问:“上面有杨家祠堂吗?以前我小的时候跟着你爷爷在那里祭祖过,可能早就没有了。”
        “大概在什么地方,我搜搜。”
        “离天封塔不远,也记不清了。每年祭祖是祖中有点地位的人主持,有时候轮到你爷爷,他要主持仪式,家里还有画像和祭祀器具祭品,我们小孩帮忙拿东西。”
        夜里,那些对于自己来说遥远的故事,犹如天空中隐约闪现的星光,勾勒出一幅画面,在那深邃的夜里,仿佛看到曾经的他们,他们的生活,他们的经历,他们的足迹,他们的音容笑貌,体现在父亲的语言里。指引着一个方向,让我走向那里。突然,有种好奇,好奇害死猫,去网上冲浪去。
        网上妙文摘抄一侧:“宁波西乡的西杨村东杨村(现为鄞州区石碶街道),为明代“宁波四大望族之一”,称为城南镜川杨氏,有过“一门三尚书”之称。三尚书即为礼部尚书杨守陈(1425-1489),工部尚书杨守随(1434-1518),史部尚书杨守祉(1436-1512)。
  据《四明谈助》记载,礼部尚书杨守陈,是明代景泰辛末(451)进士,英宗天顺二年( 1458)授编修,预修《大明一统志》,曾为太子讲官,后专职史馆。卒后,赠礼部尚书,谥“文懿”。生平孝友方直,著作甚丰,有<杨文懿公全集》三十卷。《四明谈助》在记述杨守陈时讲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杨守陈在担任“太子洗马”时,一次回家探视,到了一个驿站。驿丞不知道“洗马”是什么官职,接待时与他对面坐下来,问杨守陈:“你的官职是洗马,一天能洗几匹马?”杨守陈随口诙谐而答道:“勤则多洗,懒则少洗。”过了一会儿,有人报告有一个御史马上要到了。驿丞毫不客气催促杨守陈让出上等房间给御史住。杨守陈说:“等他来了以后,我再让也不迟”。等到御史来了以后,因为御史是杨的门生,见了恩师就长跪问安。驿丞吓了一大跳,于是就匍匐在地,百般乞怜。杨守陈则笑着挥手,请驿丞离去,其雅量是如此之大。
  驿丞在这件事上,其实也是无知。太子洗马,实是一个官职,自古有之,自春秋、秦、汉以来,历代因之,至清末始废。李密(224~287)在晋武帝时任太子洗马,他以父早亡,母再嫁,与祖母刘氏相依为命,在《陈情表》一文中曾说:“寻蒙国恩,除臣洗马”(不久又蒙受国恩,授给我“洗马”的官(见古文观止)。明清之间,著名思想家、学者顾炎武(1613—682)在《日知錄》云:“洗马者马前引导之人也。”“汉书百官表太子太傅,少傅属官有洗马”其官品也蛮高,属从五品官。精明干练,善于迎来送往的驿丞十分注重官员的品位的,惯于对高官一味的奉承拍马。由于无知,对这位未来的皇上属下的重要京官杨守陈也实在太小看了。
     从对待太子洗马这件事中告诉人们:知识是一个人在任何时候,搞任何工作不可或缺的。无知往往会使人愚昧,而一个愚昧的人在待人处世时,就成为势利小人。古人云:“人不通古今,马牛而襟裾”这句话一点不错。”        此篇文章的洗马是杨守陈,还有一篇文章同样的故事,洗马是杨守祉。心想,还好不出他们杨氏兄弟,现在网上都多有出入,何况以故事传家史呢!        此时,好像听到睡在主卧的父亲在说梦话。
        明人杨守祉《碧鲜坛诗》:“双双蝴蝶飞,两两花枝横。”被这句吸引,搜到全诗,哑然无语,见附。
        明杨守阯《碧鲜坛》诗云:
        缇萦赎父刑,木兰替爷征。婉娈女儿质。慷慨男儿情。淳于不生男,木兰无长兄。事缘不得已,乃留千载名。英台亦何事,诡服违常经。班昭岂不学,何必男儿朋。贞女择所归,必待六礼成。苟焉徇同学,一死鸿毛轻。悠悠裨官语,有无不可征。有之宁不愧,木兰与缇萦。荒哉读书台,宿草含舂荣。双双蝴蝶飞,两两花枝横。彼美康节翁,小车花外行。一笑拂衣去,南山松柏青。
       不敢多看各位大咖的点评和热帖,睡觉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Qinheck ( 浙ICP备17051097号

GMT+8, 2018-11-16 03:52 , Processed in 0.02266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