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和创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1|回复: 0

我的家族史 - 第一章 父与子 爱与逆反(续)

  [复制链接]

46

主题

46

帖子

41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13
发表于 2017-12-4 16: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易子 于 2017-12-8 12:47 编辑

       “题目是:”我压低声音读到,看了父亲一眼,他没做回应,意思是继续。
        “爱情密码”我缓缓地读,难掩心中的激动,没再看父亲,继续读下去。
        “2009年冬至后,每到冬天,就会记起这个节气。冬天来了,看起来越来越冷了,内心对温暖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
        1939年的冬至这天,鄞江的水据说比现在看到的清澈多了,清澈见底。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生命记念日,一直以为它只属于自己。现在,站在2012年的鄞江岸边,看着清澈的江水,江水倒映着民居,树影,山形和一个绵延不息流淌的记忆。原来,有种情感不只是属于自己。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呢?为什么总会在某个特别的时候让人有种莫名的醒悟,忍不住要找寻碌碌人生每个日子里无暇顾及的却自然传承的那份情感呢?这是否是爱?爱是怎么来的?怎么感受的?怎么传递的?相信我,不要说不懂爱,不要说没有爱,不要说不会爱。爱是一个自然而然,只不过它对每个人都有一个密码,神奇的密码,也许你找得到,也许找不到,只要你在找寻,你就在爱里。
        1959年的冬至,她突然怀念起了鄞江水。冬天的鄞江水虽然很冷,但是洗菜淘米也是用得的。现在,外面的地上,平房上是厚厚的积雪,房檐挂着一排长短粗细不一的冰凌,大的有一尺多长。屋内,一张床,两个箱子,一个是她从南方带来的棕箱,一个是他自己的木箱,木箱是棕箱的三倍大,用浅红色的油漆漆过,显得簇新和喜庆。两个用木板条钉起来的五十公分见方的木箱并一起,上面铺着一块塑料布。房中间,一个煤炉正烧着开水。烟囱一节连一节从雪白的房顶延伸到窗外。窗外,向下弯头的烟囱头,冒着白色的烟。
        真是冷啊!
        当你身处一个意想不到的环境中,一定会有一种新奇的感觉。如果此时你身边有个相伴的人,你会感受到什么呢?你在第一时间会感受到自然的美,你会发现自己有着怎样一种勇气来到这里,让你内心涌动出说不出的情感。你为什么而来?来面对自己的选择,来投身自己的选择,来找寻自己的未来。
        1959年的冬至,外面真冷,里面却是暖洋洋的。一条正在建设的铁路跨过戈壁滩上的疏勒河,河里的水已冻成坚硬的冰,冰上覆盖着柔软的白雪,河滩里的石块顶着雪探出头,向透出窗帘的灯光处张望。
        2009年的春节前,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从温州飞去广州,再从广州飞回西安。不知道会面对怎样的情况,那种实际和内心不愿接受相对立的状况。坐在她病床边,她静静的睡着。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坐在她床边会是这么的不容易。突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无力和无助,只能这样坐在那里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着天亮了天黑了一天一天的过去,却无法看到属于她的明天。
        窗外,年三十的那天飘着雪花,远处时不时的传来几声噼哩啪啦的爆竹声。病房内暖气正热,为了流通空气,窗户开着一条缝。
       1999年暑假,她和他一起去了鄞江,此时他们身边多了一个十一岁的男孩子和一个九岁的女孩子。亲戚朋友都说两个小孩子象阿娘,她笑了,笑的那么自然。很久没有看到她这种笑容了,这是一种养育生命的笑容。这一刻,看到她的这种笑容,不由就想到某年的9月,那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呵护的笑容,是的,不是看到的,是感受到的。这种感受也许是在你闭上眼,也许是会在你梦里,也许是在你思绪涌起的时候,这种笑容都会环绕在身边,在脑海,在眼前。这种笑容很自然,很轻松,象飘雪时候天上偶尔洒落的阳光,给人带来一种特别的明亮和特别的温暖。这种笑容很神秘,让人迷惑在现实和内心的映射之间。正是这种发自内心的笑,让人相信,她一定有着属于她自己的情感心路。不知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形成的,随着岁月会越来越强烈。可是她似乎更习惯听家里人讲她的事情,对家里人所说会一笑而过,以至于让人感到情爱似乎不适合于她。
        2009年春节过后的一天,说到今年不能去鄞江了,她还是笑了笑,记忆不由又回到了1939年和1959年。说到她母亲,她还是记忆中的那种口吻,过去女人生女孩子多,在家没地位,幸亏生了她哥哥,状况有所改观。常年的辛苦劳作,她母亲在她出生后没几年就去世了。
        真可怜!她最特别的一句话,一下子就能让人感到一种特别的冷暖。
        没有了母爱,她从小是阿娘(奶奶)照看长大,三个大姐姐对她也很好,她经常而且喜欢跟着胆子大被家人宠着的小哥哥的后面。说到这里,她象是回到以前那样的神情,怨怨说,胆子大的什么动物都敢抓回家,吓死人,让人不由从她语气里还能感受到一个女孩所受到的惊吓。到了待嫁之年,她的父亲给她买了一个棕箱,装了衣服,千里迢迢送她到了西北,在那里有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从宁波去那里闯世界的青年。
        1959年9月,西北的气候象往常一样进入秋季,这让来自南方的她知道秋天竟然会是这样的冷。特别是在铁路建设的戈壁,秋风吹过的时候是刺脸的痛。他为她添置了冬衣,每每提起这个,他总是带着做男人养家糊口的自得,而她却总是一笑淡然处之。这让人很别扭的平生出一种不平,这让人感到生活中缺少什么。有了这种逆反的感觉,特别是迷惑的时候,你会不自觉的在心里,在脸上,在言语中流露出来,特别是在你觉得是一个特别的场合。
       总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感之路。正因此,对听说的,你认可了,你会接受认为那是真的。如果你不认可不接受,你必然迷惑。你一定会有去求证的冲动,象着魔一样。尽管是走入迷宫,你也会乐此不疲。
        谁愿意否定自己呢?生活中如果没有爱情会是怎样?这让人难以想象!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句话让人想起了1959年春天的杭州。她应约到了住杭州的二姐家。这个时候的杭州真美丽,西湖岸堤上,一棵桃树一枝柳,桃花正开,柳叶正绿。人在岸上走,鱼在水中游。二姐给她提亲,男方是姐夫的弟弟。她没感到突然,却感到意外。她当然知道他,但从没想过把自己的人生和他能扯在一起。她默默接受了二姐的提议,因为她从二姐那里能感受到一种姐妹情,二姐是为了她好。从杭州就学回来照看她的孙子送了早饭走了后,就这么和她说起了这个。她笑了,很平静的笑,是那种只有心能看到的笑。也许是第一次有人和她说起这个话题,因为她的家人中间只有她远离家乡,而他家的家人中间只有他远离家乡。他说的,是他说的,她不说,自然人不知晓。
        她不由的就顺着这个话题聊起来。她的父辈对她有个信口开河的媒妁之约,男方她说是看不惯的。他的父辈也给他有个信口开河的媒妁之约,女方恰好是她媒妁之约男方的妹妹,这个妹妹在姜山,知道他去了遥远的西北嫌远,不乐意。
        她被二姐提亲后,想到自己在家里是老小,女孩子在家也没什么地位,去过了宁波,去过了杭州,就觉得外面真好,特别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这以后连续收到他的几封信,见字如见人,字写的好,一个人敢从宁波考去那么远的西北,做铁路建设,她觉得特别能干,人也是实在的很。当她用带着固有的南方语调以西安普通话语气说到实在的很这几个字的时候,一种被深深情爱撞击心灵的泪水忍不住要流淌出来。
        这是2009年的春节期间,在春天快要来临的时候她讲述的关于她自己的一点故事。如果不是她有个孩子回到了宁波,她也许不会讲。不是不讲,是觉得讲了没人懂,是的,没人懂讲了反而平生烦恼。她说一生和数字9有不解之缘,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今天,是2012年12月21日,冬至,看看926这三个数字是有点奇特。就记起小时候,她总会在新人结婚前被人家请去缝新被子。不知就里,据说是她生的都是男孩,还有一脸的和气和喜气。
        人的一生,生活是一种状态,总是会跟着社会大环境和家族小环境不知不觉的改变而改变。有时候是随波逐流,有时候遭遇坎坷,但有一点要始终相信,你生活中一定是有爱的。爱不是一个简单的命题,是神秘的,你有属于你自己的密码。只有爱是属于自己的,给自己有直面现实的勇气,给自己有感悟美好的能力。
        有爱,还有什么能走不过去?有爱,所有其它皆微不足道。”
        读完,我感觉眼泪在眼眶里转动,我低着头克制着自己。
        “里面有些时间地点你写的不准确。”父亲平静地说。
        我抬起头。
        “这样吧,等我有空的时候,把以前的事情理一理,给你做素材。”
        这正是我想要的,不由的喜出望外。
        父子之间,爱与逆反,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Qinheck ( 浙ICP备17051097号

GMT+8, 2018-11-16 03:52 , Processed in 0.02388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